首頁 國內 國際 經濟 文娛 報料 體育 房產 健康 旅游 汽車 教育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 > 教育
早教市場野蠻生長反思:家長和孩子誰更需要
2018-09-10 來源:互聯網
本想讓孩子不輸在“起跑線”上,花了萬把塊錢給孩子報了個早教課,約課時才發現,要想上自己心儀的課程,至少要排隊3個月。最近,在蘇州高新區金獅大廈上班的80后爸爸夏曉宇為此煩透了。

  本想讓孩子不輸在“起跑線”上,花了萬把塊錢給孩子報了個早教課,約課時才發現,要想上自己心儀的課程,至少要排隊3個月。最近,在蘇州高新區金獅大廈上班的80后爸爸夏曉宇為此煩透了。

  南京市民丁女士也在為家里兩歲娃的學習苦惱:市場上的早教機構,引進的都是“國外先進的教育理念”,用的都是全球統一的課程體系,教學環境和工具看起來都很高大上,但是到底教得如何、哪家更靠譜,不得而知,無從選擇。

  缺少行業標準、沒有行業監管的早教市場,讓越來越多的家長們陷入了迷惑。

  被“套住”的家長

  今年8月,夏曉宇的女兒剛滿兩周歲。為了讓孩子能盡快適應即將到來的幼兒園生活,幾番對比,夏曉宇選擇了一家名叫美吉姆的美式早教機構。

  去年才開業,環境和師資都不錯,銷售還承諾目前會員不多,不用等位。一次性交費有折扣,3門課程可隨便選,套餐沒有截止時間,上完還可以續課。心動之下,夏曉宇當即交了一萬多元學費。

  然而交完錢的第二天,排課老師就通過微信告知,周末的“歡動課”由于選課太多,早已沒了空位,等固定位置需要2至3個月。這與當初不用等位的承諾相差太大,夏曉宇當即提出,因為還沒有上過課希望退費。雖然經協調后問題解決,但后來的幾次預約,夏曉宇發現幾乎所有好時段的課都需要等位至少1個月,要上“音樂課”還必須先上“說明課”。夏曉宇無奈再次提出退費,銷售隨后發來了退費規定讓他打消了念頭:簽訂協議后,7日內未上過課,可以全額退費;上過課三分之一以內,只退50%。

  南京網友Bobo也遭遇了類似問題。她給兒子在南京的“金寶貝”早教機構報了兩年課程,上了不到一年,原來的老板由于授權問題退出加盟,學員被打包轉到了另外一家機構。如果不轉,能退到的學費所剩無幾。大部分家長選擇了繼續,但上了幾次課發現,課程內容不斷縮水,上課的器材質量下降了。但此時已錯過了退費時間。“當初被學費的折扣和機構的忽悠‘套住’了。很多家長只能選擇放棄——不去上課,也不退錢。”Bobo說。

  “野蠻生長”存隱憂

  早期教育,指的是0-3歲嬰幼兒的教育。近幾年來早教機構如雨后春筍般涌現,其宣揚的多元智能開發、感覺教育訓練、3Q教育、蒙臺利梭等花樣理念也讓家長云里霧里。

  “這些理論聽起來都很美好,但是否科學、效果能不能實現,實際上是說不清的。”雖然有些猶豫,丁女士最終還是挑了“口碑”最好、價格最貴的一家。“銷售老師說我兒子處于數字敏感期,如果錯過今后就難以補救了。寧愿花錯錢,也不能錯過敏感期啊。”

  在多方比較中,夏曉宇總是感到,這些早教機構的課程到底如何,機構的老師有沒有資質,是不是應該有個“部門”把把關?“目前我們只能從早教機構一方得到信息,真假無從查起,而且價格其實非常昂貴,一些不合理的條款也是機構說了算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當前江蘇0-3歲嬰幼兒早期教養機構管理還是空白,處于無監管狀態。早教機構開門營業,既不用得到教育部門的許可,也無須得到主管0-3歲早期嬰幼兒的衛計部門的許可,只要在工商部門登記備案即可。而大部分早教機構都是以咨詢公司的名義注冊,辦學標準、師資準入、監督考核等制度處于自發、無序狀態。

  價格過高、混亂,也是家長們詬病的。記者了解到,目前,南京的早教機構課程一般是按課時計費,1個小時收費至少150元,高的要二三百元。預付費用的話可以打折,一年也至少要上萬元,同時還面臨著機構破產、經營不善卷款走人等風險。

  “早教市場這么大,關系到千萬個孩子的教育問題,不應全部放給市場,任其自由生長。”九三學社蘇州市委委員龔震說,目前早教市場尚無權威的行業規范、服務準則和收費標準,而且教育內容千差萬別、隨意性過大,從業人員素質也有待提高。“政府部門應制定出臺相關管理規范和行業標準;有關部門應該加強早教科研力度,爭取建立起可以指導早教目標、技術、方法等的完整理論體系;高校可以助力形成早教從業人員培訓體系,將早教培訓納入到繼續教育領域,甚至納入國家的學科建設規劃中,及早建立起早教事業的骨干從業人員隊伍。”

  最需要“早教”的其實是家長

  記者在微信媽媽群里作了個小調查,相對于“一孩”媽媽的“憧憬”,家里老大已經上過早教課的“二孩媽媽”們都不打算給“小二子”上早教課。“上課的作用不太明顯,還不如多帶孩子在小區里和小朋友一起玩玩。”網友SHERY說。

  到底需不需要早教?南京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殷飛認為,早教非常需要,但是絕不能把孩子往機構一送了之。

  “早期教育,主要看家長在日常的吃喝拉撒睡中,有沒有教育、影響孩子的意識。”殷飛說,當前的早教實質上扭曲了兒童早期教育的本質。“越小的年齡段教育越需要專業性,越是年齡小的孩子,教育時越需要自然環境下的、家庭日常生活的影響,而不是進行小學化的、幼兒園化的教育。”

  殷飛認為,早教應該是家長的責任,早期教育機構,應該對孩子的撫養人,比如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等進行早期教育理念宣傳、腦科學宣傳,包括對現在不太科學的早教觀念進行厘清,在日常生活中學會如何做父母,如何對孩子施加恰當的早期影響。“所以早教機構,不是不要做,而是做的對象,應該作些調整。”

  但是殷飛認為,越小年齡段的教育,越需要專業性。幼兒很難有正向的積極反饋,所以至少要教育和衛計部門共同行動,才能形成良好的機制。早期教育到底應該怎么做,要整合腦科學、兒保、教育學等方面的資源,好好研究。(作者:郁芬陳雨薇 沈崢嶸)

責任編輯:bianji
  • 上一篇:“跟著預警學院去軍訓”活動在漢啟動 傳播
  • 下一篇:營養改善計劃督導報告:一些試點縣有資金安
  • 368cmd体育平台
    牛牛群拉人发展下线 北京pk10直播开奖结果 赌3个色子猜大小技巧 dkg金尊集团的于小梅 明牌牛牛 时时彩后一平刷技巧方法 排三组六6码遗漏 微信三公游戏下载 二人麻将棋牌可兑现 反倍投方案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三个骰子单双大小解析 pk10计划软件安卓版下载 竞彩500 现场直播开奖